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至尊神武 第五百三十四章 小儿辰鬼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1:50:32

至尊神武 第五百三十四章 小儿辰鬼

继魔化家鼠之后,陈恒二人又碰到了其它魔化的生物,但几乎都是普通生物变异而来。

例如普通人类中的四害,老鼠、蟑螂、苍蝇、蚊子,另外还有一些家禽与常见野兽,它们在遭到魔气侵蚀之后,身体都变得巨大起来,力量也完全放大了数十倍。

所幸这些魔化生物并没有特殊能力,而且碰到它们的是陈恒这等修炼者,并没有耗费太大力气便将它们解决了。

不过别看它们普通,若寻常人类碰到,根本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,毕竟它们的数量太过庞大了。

或许是受到陈恒的感染,经过连场战斗之后,焦子轩之前的惧意也慢慢淡化下来,反倒更希望能够早diǎn碰到有实力的魔物。

不过用陈恒的话説,还是必须早diǎn找到大魔头,时间拖得越长,情况对他们越是不例。

可惜,偏偏天坑世界太过广大,以他们二人之力,一时却是很难寻到线索,而且他们碰到的这些魔物又全无灵智,就算想威胁逼问都没办法。

“大师兄,是不是因为我拖累了您,让您无法放开手脚施展了。”

一段路程之后,焦子轩发现,陈恒表面看起来镇定自若,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焦急的。

即便不问他也知道,若没有他在场的话,陈恒的搜寻速度肯定会快上不少。

不过听到他的话,陈恒却是摇了摇头,道:“有你在速度确实慢了一些,但影响不大。想要将这么大一个天坑世界完全搜寻一遍,以我二人之力着实有些难度。”

“若施展大招来寻找倒是能够加快不少速度,只是这样一来,我的消耗会太大,到时碰到那大魔头,恐怕难以应付了。”

陈恒对这里镇压的大魔头估计很高,即便他在完全状态也不一定能够应付得了,更别説是连番大招施展完之后的状态了。

焦子轩沉默了,面对这样的情况,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,原本此行他就只是跟在陈恒身后,长长见识而已,能帮忙的本来就不多。

“算了,不管怎样,还是先找到那个大魔头再説,不然一切都是空谈

至尊神武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小儿辰鬼

!”

陈恒微微沉吟了一下,还是决定激活佛印,释放大范围佛力来寻找,虽然这样一来,他的消耗会很大,但总比如今干着急会好很多。

更何况,他身上也有不少能够快速恢复的办法,只是到时碰到大魔头,是否有机会使用却是两説了。

不过在这种时候,他也无法顾忌太多了,想到便做,体内灵力催动,手心佛印顿时光芒大放。

“大师兄,你看那里……”

光芒大放之际,周围所有魔气纷纷退避,一如此前碰到魔鼠之时一般,只不过这次范围要大了许多。

只是还不等他将佛力催发到极限,佛光映照范围之内,突然有数道身影闯了进来。

陈恒因为把心思放在佛印上,反应倒比焦子轩慢了半拍,听到焦子轩的惊呼,当即将目光转了过去。

当陈恒转头看去之时,只见几道身影向着他们这个方向急速跑来。

跑在前面的是一个看似七八岁的xiǎo儿模样,只不过这xiǎo儿模样长得很是怪异,全身绿色皮肤,眼睛是橙色的,瞳孔如针眼般大xiǎo,一对耳朵又尖又长,竖立两旁,整张脸挤在一起,虽然满脸焦急,但看起来却像是在大笑一般。

他的双腿很短,跑起路来摇摇晃晃的,好像随时会摔倒一般,看到陈恒与焦子轩,立马便大声呼救道:“两位好汉,救救我!”

他的声音很奇特,焦急的呼救声听起来也像是在大笑。

“等等!”

陈恒拉住想要冲过去的焦子轩,低声道:“先看看再説!”

在他的感应中,那xiǎo孩身上也有着相当数量的魔气,明显也是这天坑中魔物的一员,只是不知这xiǎo鬼是由什么变异过来的,竟然还会説话。

“站住,把地图交出来,饶你不死!”

xiǎo鬼身后,是五个身材魁梧的石像鬼,周身都是一种之前那块石碑的那种石料构造而成,形成一个人形,只是四四方方,看起来有些滑稽。

不过,陈恒可不会xiǎo看这些石像鬼,它们身上同样有魔气缭绕,每跨出一步,整个大地都在隐隐震动,虽未见它们出手,但陈恒已经能感觉到它们身上那不一般的力量。

“这些石像,竟然也会説话!”

陈恒眼神一凝,此时他们进入天坑已经有近百丈深了,但在此前碰到的都是一些xiǎo魔物,眼前这些比起之前的明显要高级了许多,也让他心中暗暗猜测,或许越靠近天坑内部,所在的魔物实力便越强。

而事实上这也是很正常的,之前碰到的所有魔物都是因为这里的魔气产生变异的,而在天坑深处所蕴含的魔气浓度绝非外围可以相比,越往深处,其实力自然也就越强。

陈恒现在担心的并非眼前这些石像鬼,反而是在天坑深处,不知道会否有他无法对付的魔物。

倘若真是如此,对付那个大魔头又将增加了不少变数。

“哼,想要秘图?别痴心妄想了,今天就算我死在这里,你们也休想得逞。”

在陈恒心中思绪飞转的时候,那xiǎo鬼也终于冲到了近前。

张了张嘴,xiǎo鬼原本似乎想要説什么,不过看到陈恒拦住焦子轩的样子,顿时抿了抿嘴,而后微微叹息一声,竟是直接调头向着其它方向跑去。

“还挺有性格的!”

见此,陈恒倒是微微不愣,不过却没有出口留住他,因为他此时还不敢确定这xiǎo鬼出现的原因。

只是凑巧,还是有所图谋?

“我劝你还是乖乖把地图交出来吧!”

那几名石像鬼同样看到陈恒二人,本来还略有些不屑,此时见陈恒二人并没有帮助xiǎo鬼,顿时更加得意起来。

跑在最前面的石像鬼身形比后面四人要略微粗壮一些,之前开口的一直是它,显而易见,它便是这几名石像鬼之中的老大了。

以它们的速度,虽然只能勉强跟上前面的xiǎo鬼,但看起来明显不是很着急,只是亦步亦趋地追着,同时冷笑道:“你不觉得为了这样一张无关紧要的地图,陪上自己的xiǎo命很不值得么?”

“我呸!”

石像鬼话音刚落,那xiǎo鬼当即回过头来,破口大骂道:“既然这秘图无关紧要,你们为何还要穷追不舍?”

“这张秘图是我们笑鬼一族代代相传保留下来的,不管它的用处是什么,对我来説都是无价之宝。更何况,为了这张秘图,你们把我笑鬼一族的人全杀了,我辰鬼与你们只有不共戴天之仇,绝对不可能委曲求全!”

这xiǎo鬼年纪看起来虽xiǎo,説出来的话却大义凛然,完全誓死如归。

听到他的话,陈恒都忍不住有些触动,而他身后的焦子轩,则更是愧疚得有些无地自容。

两天之前,他还因为心中的恐惧,一直躲在坊市的角落里不敢现身,而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几岁的xiǎo儿,却有如此胆魄,焦子轩能不羞愧才怪了。

“大师兄……”

正因如此,焦子轩已经无法保持平静了,不由得有些焦急地看向陈恒,看他样子,要是陈恒依旧不救,恐怕他自己就要冲出去了。

那自称辰鬼的xiǎo鬼速度并不比后面那些石像鬼快,只能勉强保持不被追上,却无法摆脱。

而看他样子,明显已经被追了好久了,气息都有些急促,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他根本坚持不了多久。

反观后面那些石像鬼,身为石像,它们根本没有体力一説,虽説速度算不上快,但若是这般持续跑下去,怕是永远都不会力尽。

眼见焦子轩焦急的样子,陈恒自然清楚他心里的想法,微微叹息一声,便也不再阻拦。

辰鬼不管什么来路,至少从表面上看,对他们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,而且陈恒只要警醒一些,倒也不怕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。

再者説,听见辰鬼刚刚説出来的话,陈恒若是继续袖手旁观下去,那他就不叫陈恒了。

陈恒收手,焦子轩自然知道其意,当即便大喝一声,冲了出去。

“不用怕,我来助你!”

説着,他便是一剑向着最前面的石像鬼劈了过去。

此时那些石像鬼刚好经过他们身旁不远处,原本以为陈恒二人不会帮忙,所以它们也没怎么防备,此时焦子轩突然蹿出来,倒是吓了它们一跳。

“叮!”

然而,焦子轩这有心算无心的一剑劈下去,却是拉出了一条长长的火花,再看去之时,却连石像鬼身上一道痕迹都没划出来。

“你找死!”

石像鬼猝不及防,虽然没被这一剑砍伤,却也被巨大的力气冲击得踉跄了一下,忍不住便是一阵大怒,举起石柱般的手臂便狠狠拍了过去。

“砰!”

粗壮的石臂拍下,顿时将地面炸出一个不浅的坑。

所幸它们力气虽大,速度却不算太快,关键时刻被焦子轩避开了,要不然被对方这一下拍中,恐怕他整个胸骨都得陷进去了。

看到地面被炸出来的坑,焦子轩顿时心有余悸,忍不住惊出一身冷汗。

“我来试一下!”

陈恒同样略有些凝重,焦子轩的实力虽然比不上他,但刚才那一剑力道也是不弱,再加上焦子轩刚才运足了灵力,那一剑下,恐怕精钢也得被劈成两半,但眼前这石像人却连一丝痕迹都没有,其防御力足以让陈恒感到惊讶了。

不过,当他运起全力,狠狠一剑劈去之时,只听“叮”的一声,同样只是擦出一列火花,竟然未能伤到石像鬼。

当然,陈恒的力气显然要比焦子轩强些,但也仅仅在石像鬼身上留下一道痕迹而已,若按照这种比例,怕是劈上数千数成剑也不一定能砍断他一根手指头。

“好结实的石头!”

看到这一幕,陈恒终于变了变脸色,而那被连续攻击两次的石像人也发怒了。

“兄弟们,先把他们干掉再説,那xiǎo鬼跑不了!”

石像鬼怒吼一声,脚步一跺,整个地面顿时发出一阵猛烈的颤抖,而后便带着另外四个石像鬼,直接向陈恒二人包围上去。

宁德治疗妇科方法
宁德治疗妇科费用
宁德治疗妇科医院
宁德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宁德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