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刘东翻译不受学界重视社科基金多出垃圾7z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3:29:19

刘东:翻译不受学界重视 社科基金多出“垃圾”,

南都讯 特约傅平 主编、引进上百部包括以赛亚·伯林等在内的一流思想家力作之后,早年曾经“被理论折磨得够呛”的清华大学国学院副院长、教授刘东,而今终于“祛除巫魅”。但他对于当下国内高校不重视翻译着作的现状,仍然愤愤不平。

10月18日,译林出版社“人文与社会译丛”出版百种纪念座谈会暨“理论研读与文明对话”研讨会在北京举行。据介绍,“人文与社会译丛”致力于译介20世纪下半叶以来西方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最新和最重要成果,陆续引介了以赛亚·伯林、查尔斯·泰勒、汉娜·阿伦特、埃里克·沃格林等一流思想家的力作。

已出版103本,另有新译7种

作为国内目前人文社科领域最重要的系列丛书之一,这套书自1999年推出罗尔斯的《政治自由主义》,到2014年10月最新出版以赛亚·伯林的《启蒙的三个批评者》典性和现实性相结合的选题原则,以精良的选目、可靠的译文,在诸多同类译丛中脱颖而出。当天多位与会学者均对这套丛书所起的“睁眼看世界”作用予以肯定。

发现,虽名为百种,实际上到《论个体主义》(L·迪蒙着,桂裕芳译),这套丛书已经出版103本,另有《根本的恶》等7种即将面世。

刘东:一些社科基金出的是“垃圾”

“人文与社会译丛”并非刘东唯一主编的大型丛书,另外一部“海外中国研究丛书”也由他领衔,至今已累计出版200余种。今天谈起理论滔滔不绝的刘东,直言当年“那些理论当初曾把我折磨得够呛,我才发狠要把它们都组织翻译过来,好让它们的本来面貌全都大白于天下!”

在“理论的祛魅与登堂”一文中,刘东还对当下理论界的怪现状给予毫不留情的批评,“有的人原本满嘴某种理论,可你一旦沿着他的热衷,把那本书给原原本本地翻译过来,他反倒从此就缄口不谈此书了。”

当天午饭过后,刘东吸着雪茄聊起编这套书的心得。在挑选、译介西方思想着作时,他常怀有一种紧迫感:此前由于理论缺失造成的文化被动能否克服,关键还在于当代乃至未来中国学人能否完成理论的创新。上有人赞扬编这套书对文化引进做了巨大的贡献,他连称不敢当,“其实下一步最重要,就是理论创新。(即便)我完不成,路给你们修好了。”

对于当下翻译不受学界重视的现状,他则颇有些不平,甚至愤而指责一些社科基金出的书是“垃圾”。“刘北成(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)翻译了32本书,相当于严复的4倍。严复当了北大校长,(刘北成呢?)我们用理工科(衡量)创新的办法来对待文科,出了巨大的问题。”

刘擎:严肃对待中国文化的普遍主义精神

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刘擎,称自己从这套书中“极大受惠”。他在当天上午的发言中表示,刘东的话里还暗含着另外一个思想的纠结,那就是中国与西方的关系。在他看来,刘东显然不是一个狭隘的国族主义者,至少在学术上他是面向世界的。但作为清华国学院的导师,他的中国情怀与民族意识可能更加明显或更加自然地彰显出来了。在他的字里行间,不时可以感到他对中国文化复兴与超越西方理论的雄心抱负。

刘擎进而说:“要在现有的霸权结构中争当列强之一或者成为新的霸主,是我们的复兴理想吗?对西方的理论霸权的创伤感,是不是换作中国的理论霸权,我们就很爽了呢?以此为目标,我们可能陷入另一种可怕而可悲的迷魅之中,这仍然是生活在近代创伤的阴影之中。自我与他者的对峙,外部与内部的对立,并不是中华文明的精髓和要义。”

[现场花絮]

陈冠中“打酱油”

作家、文化学者陈冠中当天表示,自己接到刘东发的短信,马上回信说愿意参加。他笑称自己作为掏钱买书的读者,“差不多是打酱油的”。这套书很符合自己的胃口

,自己之前已经购买了其中的很多本。这位“读者”给出的建议是,希望在这套书中,能继续出版有关自由主义、激进启蒙、法西斯主义和“何为中国”的几类书。

电商零售系统
开微商城要钱
开通微商城店铺有什么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